加载中 ...
首页 > 新闻 > 滚动 > 正文

专家热议金融中心错位竞争 城市金融实力综合提升有赖多方发力

中国财经界·www.qbjrxs.com 2018-11-05 11:09:20本文提供方:李雷原文来源:

专家表示,在金融发展过程中,已逐渐从重视金融数量、规模转向重视金融的结构和功能,强调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文化金融和农村金融。未来地方金融发展要适应整个金融发展的大趋势
专家表示,在金融发展过程中,已逐渐从重视金融数量、规模转向重视金融的结构和功能,强调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文化金融和农村金融。未来地方金融发展要适应整个金融发展的大趋势,高度重视技术的影响。同时,未来在区域金融发展的评价中,可以考量风险、管理和金融稳定等方面的能力。从发布的2018天府金融指数来看,北京、上海、深圳占据全国金融中心排名的前三位,并与其它城市拉开一定距离,广州、杭州、成都三个城市处于第二梯队,城市之间的差距进一步减小。重庆、南京、武汉、天津处于第三梯队,呈现出快速增长的态势。北上深分列全国金融中心前三位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何青介绍,2018天府金融指数的评价范围涵盖全国4个直辖市、26个省会城市(除拉萨)和5个计划单列市,构建了金融市场、金融机构、从业环境、人力资源、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文化金融、农村金融八个子指数,并增加了消费金融、数字普惠金融作为观察的新型金融业态。从总指数得分增长率来看,前十城市的平均增速达到6.85%,其中南京和广州表现突出,增速超过10%。成都也呈现快速发展的态势,其指数得分增速为7.8%,在前十名城市中位列第三。北京、上海和深圳等第一梯队城市由于金融发展起步早、基础体量大,其得分增速低于平均水平;第二、三梯队城市则借助后发优势加速前进。从子指数的得分和排名来看,何青介绍,位列前六名的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成都,在各个子指数的得分上都比较领先,这在金融市场、金融机构、科技金融和文化金融上体现的尤为明显。相对而言,北京、上海在农村金融方面表现较为一般,上海在科技金融和文化金融方面与北京差距较大。深圳发展较为均衡,广州在农村金融方面进步空间较大,杭州在人力资源方面排名较低,成都在从业环境方面排名稍显落后。对于其他城市,重庆排名第七,优势在于绿色金融,但综合竞争力难以与前几个城市相匹敌。南京、武汉和天津在传统金融领域基础雄厚,并在新兴金融业态中有独特的优势,未来进步潜力较大。“在金融发展当中,逐渐从重视金融数量、规模转向重视金融的结构和功能,强调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文化金融和农村金融,这些实际上都是与金融、实体经济的密切结合相关。”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表示。西部地区金融发展意识增强天府金融指数由八个子指数构成,从八个方面反映各个中心城市的金融发展动态。在金融市场这一分指数中,北京、上海和深圳优势巨大。广州、杭州位列第四、第五,各方面比较均衡,但与北上深还存在一定差距。成都位列第七,与上期持平,其保险市场排名靠前,股票市场和其他直接融资市场是较为落后的领域。与去年对比来看,南京、郑州和济南进步明显。南京由第九名升至第六名,主要源于其保险市场发展较快。郑州在保险领域的表现更为突出,其保险密度位列全国第一。济南虽然整体排名不高,但是在货币市场方面表现领先,且其信贷市场与保险市场提升较大。重庆信贷市场的发展可圈可点。在金融人力资源指数之中,北京、上海高等院校多、人才集聚,人力资源环境远远领先于其他城市,深圳、西安和成都分别位列第三、第四和第五。西安和武汉发展较为均衡,北京、上海、成都和广州在人力资源数量上具有优势,长沙在人力资源质量上表现突出,深圳、长沙在人力资源基础上短板明显,北京、上海和天津在人力资源潜力上有较大提升空间。成都需要在中小学教育、高等教育等领域加大投入。何青强调,金融实力的综合提升是一个需要时间积累,并从多方面共同发力的过程。短期内,金融综合实力较强的城市间相对差距和名次不会发生太大变动,例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成都和重庆等城市。总体而言,各中心城市可依托天府金融指数综合评价体系,在金融中心的发展中找准自身定位,发扬自身优势吸取经验教训,实现金融综合实力的提升。根据本期天府金融指数的评价结果,何青介绍,从得分来看,东部地区指数得分明显高于中部和西部,这说明东部地区金融基础设施良好,金融生态环境优越。中部地区总指数的得分和均值均位居第二,表明东部金融发展的扩散效应正有效带动中部金融发展水平的提升,同时也反映中部崛起战略初见成效。西部地区的指数得分相对较低,但其增速位居全国之首,这说明虽然西部地区金融基础薄弱,但是西部大开发战略有效增强了西部主要城市的金融发展意识,并且为西部发展金融提供了资源支持。东北地区的指数得分相对较低,并且金融发展速度相对较慢,这反映出东北地区发展地方金融的资源和实力有所欠缺。地方金融发展要适应大趋势“无论是在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的金融改革过程中,需要对金融发展的目标有更清晰的认识和思路。”杨涛认为,未来地方金融发展要适应整个金融发展的大趋势,高度重视技术的影响。在重视过程中,更加关注如何为地方金融科技发展创造基本要素和条件,包括人才、技术、数据、场景、生态、政策和空间布局。“未来一个地方的金融发展,可能面临的都是这种新技术环境下的开放状态,不再是一个行政区域内狭义的思考,而是有一个多元布局以及产业链的不断交叉,每一个地方有自己合理的定位。”在何青看来,金融市场是一个需要积累的指标维度,东部城市在经济和金融发展过程中聚集很多企业、金融机构,必定会反映在金融市场规模上。西部落后地区的追赶需要从信贷市场和保险市场突破,并在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中努力缩小与一线城市之间的距离。何青表示,从业环境是金融中心建设重要的“向心力”和“离心力”,既要通过环境吸引人才和企业,又要做到在人才和企业聚集之后,环境不会有大幅下降,这需要一个完善的发展规划。此外,杨涛提出,未来在区域金融发展的评价中,可以考量风险、管理和金融稳定方面的能力。因为或大或小的风险和波动会越来越频繁,一个地方金融是否健全和稳定并不是任何风险都不爆发,而是如果发生了风险后,管理风险和从危机中恢复的能力强不强,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构成了一个地方金融发展的软实力。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李雷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info@qbjrxs.com!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中国财经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

{"remain":4999977,"success":1}http://www.qbjrxs.com/news/2018/1105/55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