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财经 > 资讯 > 正文

三桥飞架 天堑变通途 (三)——川滇两省高速公路连接线立项建设纪实

中国财经界·www.qbjrxs.com 2019-10-15 12:38:09本文提供方:ztnews原文来源:

曾令云 七 其实,昭通市的党政领导和昭通民众,对如何改变贫穷、落后的现状,都有思路,也有相应的人才,遗憾的是没有相应的条件。修筑沿江公路和跨江大桥,早在2004年昭通就形成较为

曾令云

其实,昭通市的党政领导和昭通民众,对如何改变贫穷、落后的现状,都有思路,也有相应的人才,遗憾的是没有相应的条件。修筑沿江公路和跨江大桥,早在2004年昭通就形成较为可行的思路,并形成相应的方案,同时还做了不少的前期准备工作。当我们兴致勃勃、满怀希望去了昆明,向相关部门汇报时,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毫不留情地否决了:你们连吃饭的钱都无法保障,500多万人中,还有近200万连温饱都没有保证,何必不切实际、好高骛远……责任在肩的昭通市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尽管心里在流血,为了让沿江三县的贫困农户能脱贫致富,甚至走出大山,拥抱金沙江外面的精彩世界,只能忍辱负重。第二天,他们又强打精神,还得去找相关领导,一次、两次……

前往昆明汇报工作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因为责任在身,便全不顾自己的荣辱,结果还是无功而返,昭通人只能望着金沙江滚滚的波涛而哀叹……心里也在流血的昭通领导,万般无奈,只得讪笑着说道:也许我们的心太急了,条件确不成熟,只有等等再说。

几年过去了,颇有远见的四川省党政领导和相关厅局领导,前往宜宾新镇、雷波、金阳等县、镇考察,回到宜宾便召开了由攀枝花、凉山和宜宾党政领导参加的会议,研究修筑沿江高速公路,让六县一镇借势融入长江经济带,引领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群众脱贫致富,享受高速公路带来的红利。并指示相关部门和云南联系,跨江便可成为沿江高速网,极有利两省十县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遗憾的是,当时征求云南的意见时,结果是四川的热脸巴贴了云南的冷屁股,断然不支持四川的提议。昭通人则万般无奈、仰天长啸,只怪自己生错了地方。

当昭通市委、市政府启动沿江高速公路项目的申报,并得到省政府和相关委、厅支持时,四川则在当年云南不支持、不配合的时候,嗤之以鼻,毅然决然地甩开膀子,用了四五年的时间,便把沿江六县一镇的400多公里高速公路修通了。且过江的控制线完全按自己的意志和规划设计修通了,转瞬,便将自己融入了长江经济带。这样的结果就苦了昭通。工作组几次到昆明,找了省政府主管交通运输的副省长和主管此项目的省发改委、省财政厅和省交通运输厅,得到的回答是:昭通提出的项目很好,省上全力支持,但必须和四川达成共识,并以两省政府的名义行文,方可向国家有关部委提出立项申报。工作组深知上级领导的意向十分正确,此项目牵涉两省,若没有四川的参与和支持,再好的项目也是水中月、镜中花。按规矩、按程序,成都之行,是这个项目成功与否的关键。

郭大进一行兴致勃勃去了成都,只到了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便被迎头浇了一大盆冷水。颇有诙谐感的四川人,不愠不恼、不紧不慢地说道:当年这个项目,我们一开始就和云南主动联系了,刚开腔就被断然拒绝了,且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万般无奈,只得发奋图强,用了几年的时间,早把我们沿江高速修通了,你们现在才睡醒……随去的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刘和开笑容可掬地说道:“其实这个项目就是我们首先提出来的,当时向省上汇报,还不等我们把话说完,就被断然拒绝,昭通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对方笑了,说道:“既然如此,你们的冤屈应该到你们云南去申诉,到我们这里,是不是找错门了。”郭市长仍满脸微笑,接过话来,先讲了昭通沿江公路对三县几十万贫苦农民和移民脱贫致富奔小康命运攸关,同时能让600多万昭通人民群众享受到国家高速网的红利。一旦飞渡金沙江的三座大桥建成,天堑变通途,绥江、永善和巧家的山民便能突然解除封闭,去拥抱千重峡谷之外的精彩世界……听了郭市长声情并茂的言谈,颇为感动、颇为赞叹。但他还是说道:“郭市长,在这个问题上,我和你的心是相通的,深知其中的酸辣苦甜,但要让这个项目落地,得费尽移山心力。你们昭通想在金沙江峡谷建三座大桥,谈何容易啊!李白当年就吟诵道: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郭市长,就凭李白这几句诗的描写,如此山高险峻,我们就无法和昭通合作,实感遗憾,对不起了……”话说到这种份上,便堵了昭通一行人的嘴。但有情怀、有担当的工作组一行并不气馁,更不嫌对方的话难听,因为云南拒绝四川在先,这个苦果只有让自己吞下。更不能意气用事,只能精诚所至,方可金石为开,于是诚恳地说道:请再考虑我们的建议和请求,过几天,我们还会来的……

从那天开始,遵循郭大进和刘和开的叮嘱,付宪聪带着几个人在成都住下了,他们的工作就是以市政府的名义,通过我们的真诚和锲而不舍的决心,想方设法游说四川省的发改委、财政厅,而交通运输厅则是重点,只要领导同意了,事情便有转机。同时通过他还可以做其他厅委领导的工作。领头坚守在成都继续工作的付宪聪只有31岁,镇雄人。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觉得她是位纤秀、文雅的女人。因为地处乌蒙山区腹地,自然环境恶劣,加之人口的压力,那片贫瘠的土地不堪重负,生存十分艰难,从而塑造了镇雄人不甘落后、奋发图强、顽强拼搏的精神和气质。不管男女,绝大多数镇雄人从小就喜欢读书,且十分刻苦努力,他们的内心十分明白,欲改变命运,只有读书。所以,历来镇雄的考生,不管是中考、高考,在昭通都是名列前茅,他们凭知识走出封闭、贫穷的镇雄,和其他十个县(市、区)相比,均遥遥领先,付宪聪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是,求人矮半截,为了和四川合作,他们得忍辱负重,厚着脸皮,不断地去乞求四川有关厅委的领导,在机关的大门外,一等就是两三个小时,就是进了办公室,工作人员借口领导忙,就把他们连推带搡地撵出来,态度十分傲慢。尽管如此,为了求得四川对沿江高速公路的合作,眼泪只能往肚里咽,定定神、稳住情绪,去街上闲逛一趟,转身又强打笑容去了既十分熟悉,又生疏的领导办公室。见到工作人员,恭敬问道:领导有空余时间了,请他再听听我们的汇报……付宪聪的话还没有说完,工作人员便抢过话去,说道:领导已对你们把话讲得十分清楚了,当年我们主动和云南联系,你们却口气很硬地拒绝了我们,甚至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现在我们的沿江高速已经修好了,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们的事情只有靠你们自己去解决了……这话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四川人不能张冠李戴,让昭通无辜地背这口黑锅。但已没有任何退路,付宪聪就暗暗下定决心,只能软磨硬缠,你不松口,就以领导的办公室为根据地,坚持到底,总会有结果的。一次、两次,不知多少次,领导受感动了,口气有了变化,对付宪聪等人说道:“这两天,我认真看了你们的合作方案,有一定道理,若和昭通连在一起,我们四川也能得到30多亿的国家补贴,加之历史上的昭通,本属我们犍为郡,雍政四年改土归流才划归云南。打断脚杆连着筋,没有金沙江相隔,大家就是一家人嘛。我和其他几位领导已经商量,打算和你们合作,既然答应了,你们就别再去发改委、财政厅,同一件事情,我就代你们做好他们的工作,当然,你们在做规划设计时,也该多考虑我们……”

付宪聪一听,高兴得热泪盈眶,连连说:“请直言相告。”他便说:“我们和昭通连线,想定在巧家……”对规划烂熟于心的付宪聪便觉领导是经过认真研究的。付宪聪当即表示道:“我回昭通,立即汇报。”

几天以后,四川省政府同意了,但需云南发函和四川联系,公事公办嘛。

付宪聪一行回到昭通,向市委、市政府作了汇报,郭大进市长当即决定:“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就去昆明,找省政府主管此事的副秘书长。”

在云南,因有发改委、财政厅和交通运输厅的认可支持,这个项目又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好事情,经请示省长同意后,当晚就起草了文件,并交到郭大进市长的手里。得到文件后,事不宜迟,恰遇当晚有直飞成都的飞机,他便马不停蹄地到了成都。第二天,在四川省交通运输厅领导的引领下,顺利地找到省政府秘书长,不须太多的请示汇报,便在两省共同行文的文件上盖了四川省政府的大印。于是在网上定了当天下午直飞北京的机票。在机舱里,郭大进将文件紧紧地抱在自己的胸前,犹如呵护刚刚出生的婴儿……

殊不知,云南和四川两省共同行文、有关川滇两省高速公路连接线立项建设的项目,因为没有进入2013《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2030)》的盘子,被否定了,按理这是正确的,无可非议。尽管如此,市委书记杨亚林、市长郭大进并没有气馁,更不愿意放弃,他俩的初心,就觉得当年没有把昭通列入国家高速网规划,就是因为金沙江天堑所隔,一旦三桥飞架,昭通就能进入国家高速网盘子,这样的结果就能让昭通从封闭走向开放,并利用自己特有的优势,融入长江经济带。所以,我们还需努力,功夫到了,就有可能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现实,有志者,事竟成。于是决定:再联合四川,向中央有关部门阐述清楚我们的想法和决心,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幸福日子。

几天以后,郭大进便带领刘和开、付宪聪等人去了昆明,向有关部门汇报,他们听后,就断然否定说:我们和四川已经共同向国家有关部门申报了,国家已经批复了不同意的意见,再报岂不是笑话!

2018年3月,郭大进又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全会提出议案。因他的议案代表了600多万昭通人民的心声,转到相关部门后,引起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川滇两省高速连接线的项目便见到了希望。虽然昭通没有进入国家高速网规划,但按昭通的规划,只要在金沙江上架三座跨江大桥,就可带动600多万昭通人民走出封闭、落后和贫困的大山,去拥抱新时代的辉煌,过上比现在还惬意的幸福生活,其结果,花小钱办成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国家财政部经建司副司长赵长胜于2018年4月来昭通挂职锻炼,并担任市委常委、副市长之职,这样的结果,让昭通锦上添花了。在他熟悉并认同了昭通的历史文化和现状之后,便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以善为德的昭通人是勤劳、勇敢的,他们渴望改变命运,和全国人民一起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是生存环境恶劣、基础条件太差,在自力更生、发挥自己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的同时,再适当给予一些必要的扶持,昭通便如虎添翼,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让昭通的经济更加发展、社会更加进步。于是,他利用自己的优势,为昭通奔走呼号,让相关部门的领导了解昭通、扶持昭通、为昭通的腾飞鼓气加油。赵长胜长期在中央机关工作,知道办事的规矩、办事的程序,该找哪个部门、哪位领导、重点汇报什么问题、甚至汇报时说话的轻重缓急、该突出什么问题,他都了然于心。加之以善为德的中华民族,大多的人还是比较能亲近的,所以他到需要见领导的国家机关,至少别人不会拒绝他,甚至平心静气听完他的汇报,并对项目可行性进行讨论,提出建议,使之更加完善。这种锲而不舍、这种敢于担当和为昭通600多万人民鞠躬尽瘁、殚精竭虑的情怀,让国家机关的领导和工作人员颇为感动、颇为赞叹,加之这个项目的提出和申报有理有节,对沿江贫困农户和移民的脱贫致富举足轻重、命运攸关,站在600多万人民的角度上,花点钱是应该的,更是值得的。三桥飞架,金沙江天堑变通途,无疑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更加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血肉相连、心心相印秉赋。

之后,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交通运输部在认真的研究、论证的基础上,又派出主管的相关领导,率领专家、学者和工程主管赴金沙江峡谷实地考察、勘测,得出的结果,和昭通要求立项的理由是相符的,从而达成共识:长期以来,昭通沿金沙江无通畅的等级公路,现有公路难以满足发展需要,广大群众改善交通条件、加快发展的愿望十分强烈。建设沿金沙江高速公路,对推动川滇两省沿金沙江地区融入长江经济带,加快金沙江水资源和沿线矿产资源、旅游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促进金沙江库区经济发展,特别是沿岸区域群众脱贫致富、库区约23万移民后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三条连接线,途经乌蒙山和大小凉山地区,它涵盖云南的绥江、永善、巧家、水富、大关、昭阳和四川的雷波、金阳、宁南、美姑、昭觉、普格等12个贫困县,是滇川脱贫攻坚的重点区域。三条线可直接昭通的绥江、永善、巧家经昭乐高速串佛段、大永高速、格巧高速又实现与大关、盐津、水富、昭阳、鲁甸相接,总辐射人口超过400万人。

得到国家的认可,本着共建、共享、共用原则,两省的交通运输部门在成都签订了合作协议,决定金沙江三座特大桥云南段委托四川负责建设、收费、经营、管理,项目建设资金由川滇两省共同争取国家高速公路车购税补助政策给予支持。

很快国家发改委收到国务院办理要求后,2019年3月20日,国家发改委通知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及云南、四川相关下属部门领导在北京召开该项目的专题协调会议,会上达成了昭通所期盼的共识。

照理,这个项目应该尘埃落定了,但昭通仍没有松懈,在郭大进、赵长胜的率领下,工作组多次去北京三部委协调、请求、催促三部委协调出文事宜,争取早日定调定论。他们这种不厌其烦、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的精神和与昭通血肉相连的情怀,深深地感动了三部委的领导和办事人员。2019年9月5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交通运输部联合发文,同意立项,共200亿元的资金投入,给予车购税资金支持。更让昭通600多万人民群众感动且欢欣鼓舞的是,现在只有河北的雄安新区和北京市区通往冬奥会赛场的专属高速公路享此厚待,昭通是第三家。

三桥飞架,天堑变通途,虽经五年的努力,如今变成让昭通人欢欣鼓舞的现实,便无可质疑地展示、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就是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便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同样,我们昭通600多万各族人民,也具有伟大的砥砺奋进创建美好幸福生活之民族精神,也是我们昭通各族人民的骄傲和自豪,是我们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底气,也是我们风雨无阻、高歌行进的根本力量。

我们的梦想照耀前方,我们的信仰点燃勇气,让我们一起奋进接力,让我们一起播种希望、耕耘土地。我们自信,我们前行,看昭通儿女走向新的天地,我们继续砥砺前行,昭通儿女筚路蓝缕,拥抱新时代!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ztnews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info@qbjr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