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财经 > 资讯 > 正文

疫情时期的亲人们

中国财经界·www.qbjrxs.com 2020-03-19 09:14:38本文提供方:网友投稿原文来源:

◇ 周文英 2020年的春节,我家格外热闹和欢腾。听开心妈妈说,开心要回老家前几天就睡不着觉;女儿可以回家享受慵懒的生活;老公买了肥壮的大公鸡、欢蹦乱跳的鱼、肥硕的山药和莲

◇ 周文英

2020年的春节,我家格外热闹和欢腾。听开心妈妈说,开心要回老家前几天就睡不着觉;女儿可以回家享受慵懒的生活;老公买了肥壮的大公鸡、欢蹦乱跳的鱼、肥硕的山药和莲藕,准备从扶贫点回来;78岁的妈妈坐着公交车去象山市场、忠义市场,每天都买回满满一篮子食物;小叔子带来一麻袋刚刚收割的蔬菜……我按照纳西族主妇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无死角打扫好卫生,买好了对联、鞭炮和香烛,各种各样的食物把双门冰箱塞得满满的。

开心在家,家便充满了欢乐和活力。因为开心,笑声、读书声、督促声、喊叫声,好像住着千军万马。平时3个人分别生活在3个地方,我只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延长下去,无限期最好。大年初四,开心和他妈妈要从丽江市飞到马来西亚,而我们准备回婆家。迷迷糊糊中听说武汉市的新冠肺炎在蔓延,总感觉离我们很遥远。

开心:我暑假再来

闲聊时,我逗开心,不要去马来西亚了,跟我们回永胜县,一分钱也不必花费。听了我的建议,开心处于两难的选择中。马来西亚,有北京市和丽江市都没有的昆虫。开心没有嚷着看《大圣归来》而去做作业,是为了到马来西亚以后不再打开作业本;永胜县,有奶奶家的大狗小黑、菜园子里的白菜,可以在翠湖钓鱼、程海游泳、田地里疯狂地捕捉蜻蜓和蝴蝶,还可以在河边跟大姑父比赛打石漂……

开心,继承了母亲节俭的习惯。第二天我们坐车进城,开心在手机里存我的手机号码。存好以后,让他呼叫我,他很小心地让手机呼叫了一声,我的手机还没有显示,他就摁住了……开心不想让手机出呼叫费,多有心的男孩子!我们到“鱼米河忠义小吃坊”吃饭,为开心点了油炸洋芋丸子。丸子才上桌,开心一口气就吃完了,弄得两只手和一张嘴都是油乎乎的洋芋渣渣。问他要不要再点一盘,他妈妈说让他用自己的钱买,开心一听说用自己的钱,马上回答不点了……我们打击开心是小气鬼,他理直气壮地回答说:“祖传的。”

在去不去永胜县的选择上,开心若有所思地回答:“如果因为新冠肺炎不能去马来西亚,就去永胜县。”他已经为自己铺好了退路。

新冠肺炎蔓延得很快,大年三十吃中午饭时,开心爸爸耐心地做开心的思想工作,准备取消马来西亚旅程。开心没有说话,也没有吃更多的“老奶洋芋”。

初一中午回婆家前,我绕道去学校北门口的药店。药店开着门,有口罩和连花清瘟胶囊等药品,阿春和弟媳妇高兴地买了许多,我依然感觉新冠肺炎离我们的生活还很遥远。2003年非典流行时,我在永胜县金官镇带学生实习,没有记忆……晚上刚刚到家,弟媳妇看到手机里的通知,要求她初四回北京市,统一去排查各小区疫情。事态顿时变得严重和紧张,客厅的空气也凝重起来。寒冷的夜晚,谁都没有心情围在火塘边烧烤……年三十取消去马来西亚,初一取消去永胜县,开心只能回北京市了。

我想在丽江市陪开心,开心说大姑父做各种好吃的,我为他讲各种搞笑的故事,物质和精神两方面都是满满的。回到北京市的开心,只能当一个留守孩子,从早到晚一个人封闭在家里。要是病毒越来越肆虐,北京市封城或丽江市封城了怎么办?此时的开心没有更多的言语,默默地写作业,默默地收拾东西。初四中午饭的时候,开心吃完了大盘洋芋饼,笑着说要把前两天心情不好没有好好吃的洋芋补回来……开心离开丽江市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暑假再来丽江!”

在疫情面前,懵懵懂懂的开心都变得明事理、顾大局,没有哭着、闹着去马来西亚或永胜县,我们大人又有什么不能克服的呢?

老公:从“头”开始

新冠肺炎的蔓延,所有商店都关门了,包括理发店。

老公每一个月理一次发,固定在学校北门口对面的理发店。

腊月二十九晚上,老公才匆匆忙忙赶到家里,推开大门就叫“开心,开心”,最疼爱的阿春都忙不赢照顾了。我们在校园里散步,他常会接到村民的电话,询问能不能请“春客”。老公回电话的口吻特别亲切和蔼。他告诉村民,春节从外地回家探亲的老乡特别多,如果执意请客聚集,大家马上就会被隔离起来,健康受到威胁不说,一年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钱也白拉拉了。听着老公循循善诱跟村民讲道理,我一度幻想,如果自己也成为了贫困户,老公会不会对我也温柔一点?

春节前,老公没有时间去理发;春节期间,所有的店面都关门;春节后,老公又要马上奔赴岗位。我望着小区里家家团团圆圆、热热闹闹的样子,试探老公能不能请假几天?老公很奇怪地反问我:“为什么请假?到了上班时间就应该报到上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试探失败,只能显出我的愚笨和落后,不由得想起赵树理《锻炼锻炼》里的落后社员小腿疼和吃不饱。扶贫工作队员除了扶贫攻坚的任务,还加上了疫情防控的宣传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

两个星期后,老公回家,一心只想着去理发。学校门口的理发店没有开,北门坡下面所有的店铺都关门。老公决定自己剃个光头,省得麻烦。此时此刻的老公,只求精神抖擞。去学校附近的超市,量体温后进超市买电推刀,没有。走出来,把车子一口气开到丽客隆超市,大路上没有行人和车辆,街道空空荡荡的。又是量体温进超市,买了电推刀回到家充了3小时电。

为老公理发的重任义不容辞落在我的肩上,我感到忐忑和惶恐。这方面,我天生特别愚钝,爱惜仪表的老公怎么能够忍受我糟糕的手艺?在试用电推刀时,老公把头发右边鬓角剃了一大块,已经没有退路可走,我不得不拿着电推刀操作……灯光下,越来越近视的眼睛,忐忑不安的心情,笨手笨脚的动作,好不容易剃完头发,已经是一身大汗。

疫情时期,这是丈夫最明智的选择。与用生命救护病人的勇士相比,老公剃一次糟糕的光头又算得了什么呢?

阿春:我必须回去了

开心一家回北京市了,老公回了永胜县,家里就剩下我和阿春。因为阿春,我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一天三顿饭,不仅仅是填饱肚子,而是母女两人一起享受生活的美好时光。我们可以敞开心扉,闲聊八卦。买菜、做饭、洗碗、洗衣服、拖地都充满了意义和价值,充满了仪式感。

阿春的名字是我外婆起的。阿春生在春天,外婆可能根据《红楼梦》里的“四春”来起名。阿春性情温和、善解人意。她教我,如果网络不流畅,关了路由器的电源,5分钟后再接通电源,网络就会变得流畅;阿春有做美食的天赋,喜欢做各种好吃的。

最幸福的时光,是晚饭后在校园散步。整个校园只有我们母女两人,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手机新闻报道,丽江市医院组织了30名医护人员奔赴湖北省救援,最揪心的留言是一位纳西族女医生说的:“我最不放心的是两岁的双胞胎儿子,相信老公能够照顾好。”看到这句话时,我正在厨房做饭,眼泪一下子奔流出来。这是一位妈妈的心里话,真情、真心、真诚、真实,比起那些豪言壮语更有生命的重量,更能戳痛人的泪点。能够毅然决然告别两岁儿子的母亲,是一位在心灵和肉体的疼痛上书写一个“人”的母亲!阿春回到家,我只希望能够为阿春营造一个温馨的房间,散发着阳光味道的被子,一顿可口的饭菜,一件时髦的毛衣,一个温暖的笑脸……

散步回来,摘下口罩,洗了手,母女俩一起看电视。阿春一边玩手机一边看,我一边织毛衣一边看。阿春不喜欢沉重的悲剧,喜欢阳光灿烂的节目,推荐我看了韩剧《请回答1988》。没有哲学思考和文学创作的日子就可以任意流淌,也可以过得这样心安理得。

阿春的学校要求他们2月17日必须回去,统一隔离。阿春回到学校后,交通、饮食等一系列安全隐患困扰着我,但是我不能阻止阿春回去。跟战斗在一线的人员比,我们能够安安全全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我们只有能珍惜的权利。

阿春必须回去了,心一下子就被抽空了。她出发那天早上,大路冷冷清清的,火车站广场稀稀落落的行人脸色凝重,每个人都戴着一个大口罩,分辨不清真实的面目。我们送别阿春,第一次把阿春放在广场口就离开,让她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去安检。我们没有与阿春挥挥手说:“一路保重。”开车返回的路上,我们没有一句言语。

回到学校,老公开车直接回永胜县光明村。我一个人,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守着空空荡荡的家。

收拾好阿春的房间,整个世界只有洗衣机的旋转声。时间停滞了,院子里寂寞的“多肉”默默地看着我,充满了同情和安慰……

我坐在电脑前,翻开《西方文学十五讲》,我们都真诚地生活着,才能对得起疫情期间“逆行者”所付出的一切。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ztnews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info@qbjrxs.com!

{"error":401,"message":"site sid is empty"}http://www.qbjrxs.com/news/2020/0319/81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