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财经 > 资讯 > 正文

“爱情”闪小说(二则)

中国财经界·www.qbjrxs.com 2020-09-06 10:04:04本文提供方:网友投稿原文来源:

◆任继敏 闺 蜜 胡来很庆幸,他和肖珊刚好把卧室恢复好原状、坐到客厅里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就去妻子的娘家时,他的妻子吴艳开门回来了,神色慌张。 胡来心头一惊,难道她发现了?大

◆任继敏

闺 蜜

胡来很庆幸,他和肖珊刚好把卧室恢复好原状、坐到客厅里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就去妻子的娘家时,他的妻子吴艳开门回来了,神色慌张。

胡来心头一惊,难道她发现了?大年初二是他们一家三口回娘家拜年的日子,妻子家所有的至亲也会在这一天齐聚丈母娘家,这是丈母娘家的惯例。

难道是半路撒谎说回来拿一瓶五粮液的借口被她识破了?或者是迟迟不去,她着急了?

好在事情已完,她回来晚了。他侧眼看看肖珊。

肖珊镇定地说:“哎哟,我无聊得很,来找你们玩。我刚才进门,见你不在,正要回去!”

“这个时候你还敢串门?到处都在设卡检测新冠肺炎疫情。你要当亡命之徒?”吴艳一脸紧张地说。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年前不是天天在一起玩的吗?这才分别几天?再说我又没有跟武汉回来的人接触过。本地又没有确诊病例,不会有事情的。”

“哎哟,本地就是刚才发现了两例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人,运气太差了,一例在我们这个单元,另外一例在我妈妈他们那个小区。全部封闭了!”

“好、好、好,我听你的话,这就回去了!”肖珊说着,起身要走的样子。

“你回不去了!”

“为什么?”肖珊脸上露出得意又复杂的神色,深深地看了一眼胡来。

“我们这个单元已经封闭了,准进不准出!”吴艳接着说:“今天本来是去我父母家过节的,你知道,我父母家的惯例是初二聚会。哪知他们小区封闭了,不准进出。我回不去娘家,回到我们这边,也被封闭了,我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消完毒后,才放我回来的。”

“胡来,我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发信息也不回。我没有办法证明我是我,差点就回不了家了。”

这话让胡来一下子紧张起来。电话?

“哦,可能不注意调在静音上了。”从3个小时前他去给肖珊开门,将手机随手放在门边的鞋柜上后,就没有腾出手来玩手机,手机还在鞋柜上放着。他来到门边,拿到手机后首先调在静音上,然后走近吴艳晃了一下说:“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调在静音上了。”

“哎呀,你这人真是的,关键时刻掉链子!我没有带身份证,无法证明我是我,我打电话叫你拿身份证出来,证明我是住这个单元的,证明我是我!

这下麻烦了!感染新冠肺炎的这家人腊月二十五从武汉回来的,社区的人说他们家回来就被隔离观察了。但是,有人又说昨天晚上还见到他们的男人在地下车库里走动。他们出来肯定要坐电梯,摸了电梯按钮,或者走过了空气中还留有病毒,把我们传染了咋个办?”

吴艳惊慌失措地嘟囔着!

肖珊一下子就傻眼了:“我要赶紧走了,万一传染给我就糟了。”

“准进不准出了。”吴艳随口说道。

“那我就无法出去了?”

“是啊,所有人都出不去了,要隔离观察14天!”

可是, 肖珊一个小时前躺在胡来怀里还跟她的丈夫打了一个电话,说她在娘家玩,晚一点才回家。

肖珊的娘家和吴艳的娘家正好是楼上楼下的邻居,也被封闭了。

肖珊呆呆立着,脸色白一阵红一阵。

吴艳突然狠狠盯着——肖珊——自己的闺蜜,然后一字一句地说:你说你刚到我们家?但是,我们这个单元封闭了将近3个时,不准人进出!

复制粘贴

“老公,我在娘家玩,不回来吃晚饭了,你也来我妈妈家吃晚饭吧?”李黛坐在张观怀里,用眼色示意正在玩弄她耳朵并偷听她和老公通话的张观:老实点,不要出声。

“哦,刚才我也是突然想起回家看看父母,不来了。你好好玩吧,要我晚上来接你吗?”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温柔的声音。

“哎呀,几步路,不用来接了。大年初一,就各回各家陪父母吧!”李黛嗲着声音开心地回答。

“好吧。晚上见。”

放下电话,李黛与张观进入“通常程序”。

突然,李黛听见手机里隐约传来她丈夫的笑声。

李黛一看手机,糟了,刚才忘记切断电话了。

她的脸一下刷白:难道自己刚才玩的是声音直播?

她将手机放耳朵边细听。电话那头,丈夫和一个女人淫荡的笑声清晰传来。李黛的脸由红转白又转青,这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

哦!哈哈!李黛捂着嘴巴笑起来。她将电话的录音功能开启后递给张观,不明就里的张观拿起电话来满脸淫笑地细听起来,脸色由兴奋的潮红转为愤怒的惨白再转为羞耻的青绿。

他大骂一声:“婊子!”将电话举起来要砸下去,被李黛一把抢过来,放耳朵边继续偷听起来。

张观抄起自己的电话打给妻子王芜。

“你在哪儿呢?”他大声责问。

“老公,我在娘家玩,不回来吃晚饭了,你也来我妈妈家吃晚饭吧?”王芜吊着声音开心地回答。

张观愣了一下,突然降下声调说:“哦,刚才我也是突然想起回家看看父母,不来了。你好好玩吧,要我晚上来接你吗?”。

“哎呀,几步路,不用来接了。大年初一,就各回各家陪父母吧!”

“好吧。晚上见。”张观死劲按下切断键,将手机狠狠地摔在被子上。

李黛刚才一直将手机死死贴在耳朵上听着。这时摘下手机,按到录音回放键上,电话里清晰传来王芜和张观的通话:

“你在哪儿呢?”。

“老公,我在娘家玩,不回来吃晚饭了,你也来我妈妈家吃晚饭吧?”

“哦,刚才我也是突然想起回家看看父母,不来了。你好好玩吧,要我晚上来接你吗?”。

“哎呀,几步路,不用来接了。大年初一,就各回各家陪父母吧!”

“好吧。晚上见。”

张观大声质问李黛:“你在干什么?”

李黛大笑:“你们两个男人,作为联通公司的正副经理,默契啊!我和王芜,多好的闺蜜啊,连老公也复制、粘贴共用!”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ztnews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info@qbjrxs.com!

{"error":401,"message":"site error"}http://www.qbjrxs.com/news/2020/0906/86438.html